老屋的变迁

时间:2019-06-23 08:00:01 来源:黑龙江全搜网 当前位置:牧人的狼 > 学习 > 手机阅读
老屋的变迁

湘水一隅

老家在湘西南农村,清一色的李姓人家,人丁兴旺时住着四五百号族人。村庄藏于盆地之中,丘陵山包三面环围,一面则往东西方向敞开到两公里外的小河,据说风水学上这种地形属于“燕子归巢”地。老屋是一座土坯房,是我未成家时的家,是父母这一辈子未能迈出而坚守的生命摇篮,是我心中永远撒落在“燕子归巢”宝地上的依恋。虽然我曾住过大大小小的营房、坐过高高低低的机关、住过热热闹闹的小区,但对老屋的留恋从未减弱,随着岁月的增长与日俱增。

老屋坐西朝东,土坯砖、灰青瓦。原来有三间,爷爷幼年随他母亲改嫁出村,被上一辈的族人占去一间。爷爷15岁时觉得自己可以回家振兴家业,从30里外的 “周家”返回“燕子归巢”地,可他没能要回被族人占去的那间本该属于他的房子。不知是抓阄还是大伯照顾弟弟,我父亲分得了老屋中间那间,半边伙房半边卧床、一个简易碗柜、一个泥巴灶、一张原木四方桌、几张长条櫈,就是家的全部摆设。

我在老屋出生,这里是孕育我生命的胞衣地。弟妹相继出生,这间老屋装不下一屋子精灵气和小淘气。我十岁时父亲在老屋西边房墙外整理出一块地坪,准备修一间偏房。白天要参加生产队劳动,父亲和母亲就晚上用锄头把一垄稻田里的泥巴细细翻过来,把禾蔸和石子瓦砾一点点挑出去,打理出做土坯砖的砖泥。皎白的月光下,我也参加了,父亲和母亲轮着挖泥、挑泥、装泥、提砖模,我就往砖模内框撒辟谷,用扫把沾水刷洗内框。一间约20平方米的新房终于在那年春节前建成。这是父母亲生命中除结婚、生儿育女之外最大的一件喜事,是他们生命中第一次资产获得,也是老屋的第一次变迁和新活力的显现。

岁月轮回,原先爷爷被族人占去的那间房,因为他家没了子嗣,生产队解散时物归原主,回到父亲手里。在荡漾着田土包干到户春风的第三年,伯父家建起了红砖瓦房,他那间老屋给了我们家。穿越半个多世纪,爷爷那份祖业完整地回到了父亲手中。

自包产到户开始,父母深耕家里的责任田,解决了一家人的吃饭问题,风调雨顺的年份还有富余。他们开垦丘陵山包上的荒地旱土,种豆子、花生、烟叶、黄花菜等经济作物,拿到集市上换“铜板”;养鱼、喂猪、养鸡、养鸭、养兔发家,而春节前我家的鱼总是卖得又快又好……父亲和母亲凭着勤劳和精打细算,把我们兄弟姊妹一个个送上了中学、大学。在条件稍好后的1991年秋天,把三间老屋全部拆除,重新修建。依然是土坯砖砌墙,青灰色土瓦盖顶,但实现了父亲对老屋“产权拥有”的新变迁。

“燕子归巢”宝地上的新家,我们兄弟姊妹实际居住的时间并不多,因为我们都相继参加工作或到城里务工,在城里从租房到购房,从蜗居到住进小区,演绎和传承着父母经营“老屋”的奋斗精神。

“扶贫点对点,建设新农村。我们村被政府纳入新农村建设规划啦,只是自筹资金部分还……”早两年的一天,父亲在电话里激动而急切地向我传达最新消息。

“好事、好事,大力支持!自筹资金部分我来解决,您老就等着住新房吧!”我毫不犹豫地给了父亲一个满意的答复,算是孝敬父母的一份厚礼,也算是支持新农村建设的实际行动。

丙申年春节,我带着全家再次回到“燕子归巢”宝地,呈现在眼前的,是经过统一规划设计和建设的新村庄,水泥公路直达村子中心,以前的“村村通”变成了“户户通”。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大瓦房庄重气派,一扇扇高大的门窗透着排场和喜气,一张张笑脸写着阳光灿烂,哦,这是我幼年和少年时代住过的村庄么?好一个气象更新的新农村!

习习晚风中,我独自一人徜徉在丘陵山包的树林里,放眼望去,这山水、田园、林地和村庄多么和谐美丽,盛世太平,愁成过往。如果借我一双丹青巧手,我一定会绘画出一幅春明景和、惠风和畅的山水画图。

上一篇手工普洱茶终于找到了 ,喝茶养生,这种茶堪比灵芝!

下一篇养生 | 每天按耳朵,可防健忘、防感冒、防治高血压!

相关文章:

学习本月排行

学习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