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文学的太阳——普希金

时间:2019-11-22 08:00:02 来源:中部财经网 当前位置:牧人的狼 > 美食 > 手机阅读


夏天的乌克兰敖德萨海滨风光秀丽,黑海的浪花和自由飞翔的海鸥在夕阳下显得诗意盎然。一个肤色微黑、一头卷发的青年人面对大海,漫不经心地走走停停。这个看起来有满腹心事的青年,就是又将面临流放生涯的诗人普希金。

海岸炮台驻军看到这个陌生青年人身份不明,有名军官立即上前盘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普希金。”听到青年人如此回答,军官一惊,立即恭恭敬敬地向他敬礼,快步离去。没多久时间,炮台上突然响起了迎宾礼炮声。 普希金被炮声吓了一跳,他看到炮台边士兵军官列队齐整。刚才那名军官兴奋得满脸通红地向他走来说:“礼炮是我们表示对著名的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崇高敬意。”

普希金顿时激动万分,原先的忧愁与孤独感一扫而光。是的,沙皇和那些贵族可以敌视我,孤立我,流放我,但是俄罗斯民众却是这样热爱我呀!泪水渗出普希金的眼眶,回忆也在他脑海中展开。十六岁那年,他作为皇村中学学生在升级考试中朗诵自己写的诗《皇村的回忆》,获得彼得堡贵族文人的齐声赞美。十八岁时,他带着自己创作的三十六首诗汇集的诗集毕业,成为首都外交部译员文官。两年半后,因为写《自由颂》等诗嘲讽沙皇,被“体面”地撵出彼得堡,以调离为名,流放到俄国南部。尽管得到朋友相助,他以诗人身份在流放城市也能出入上层社会,可行动却要时时向当地总督汇报。幸运的是高加索的绮丽风光、第聂伯河的波澜、吉普赛人的夜营篝火,孕育、诱发了他的诗情。童话诗《渔夫与金鱼的故事》、《鲁斯兰与柳德米拉》、《高加索的俘虏》和《泪泉》等优美动人的叙事诗,在他笔下一一诞生。他有什么错?不就是酷爱自由,想自由地写自己的诗吗!但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就是要禁止这种自由。如今,流放南俄四年后,沙皇又命令将他从外交部除名,从敖德萨押送到米哈伊洛夫斯克村继续流放,交当地政府严加看管。这种被流放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敖德萨海滨官兵自发的迎宾礼炮,消除了普希金的孤独与烦恼。正因为才华出众的普希金写的那些动人的诗歌不胫而走,流传俄罗斯大地,沙俄政府才不敢将这位声望卓著的诗人流放西伯利亚,将他流放到米哈伊洛夫斯克村已经是大大减轻的处罚了。因为那是贵族出身的普希金家族的领地。

寒冬的雪花在窗外飞舞,陈旧的家族住宅里,普希金在灯下写诗。他只是用写作打发心中的孤独。夏季,米哈 伊洛夫斯克村的乡村集市里,也可以看到普希金的身影。他倾听民间艺人的琴声,俄罗斯民歌给了他创作的灵感。在这里他还听到农民起义领袖普加乔夫的传说故事。

回想起自己在彼得堡、敖德萨等城市出席贵族舞会,想起灯红酒绿的俄国上层社会生活,普希金似乎看到一些有见识和才华,但玩世不恭,在俄国当时黑暗环境中找不到出路而痛苦彷徨的贵族青年,在自己眼前出现。他开始构思《叶甫盖尼·奥涅金》,动笔写出了历史剧《鲍里斯·戈都诺夫》。

1825年11月,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去世。一些对沙俄黑暗社会现状早就不满的俄国贵族军官组织的秘密团体发动了十二月党人起义。起义被新沙皇尼古拉一世迅速镇压下去的消息传到米哈伊洛夫斯克村,普希金非常震惊。原来他有一些好朋友参加了这次起义,如今都被抓了起来,流放西伯利亚。为了显示自己开明君主的形象,尼古拉一世接见了普希金,批准他回彼得堡。

看起来普希金的流放生活结束了,但事实上,新沙皇及他的爪牙们从没有放松过对普希金的监视。

沙皇的接见,居然使普希金又被彼得堡的贵族们视作上宾。出席各种聚会时,一些偶然见到的特殊人物,会突然触发普希金的创作灵感。一位十八世纪宫廷女官的趣闻,促使普希金写出神秘色彩浓重的中篇小说《黑桃皇后》。构思已久的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经过长达八年的时间,也终于在1830年写成。

《叶甫盖尼·奥涅金》讲述了一个聪明、有才华,不甘沉沦却又无所作为的贵族青年奥涅金,在黑暗的沙俄统治下找不到生活目标的生活经历。为了寻找无聊的刺激,他在自己挑起的决斗中杀死了好朋友,又后悔莫及。他先玩世不恭地拒绝纯洁的姑娘塔吉亚娜的爱,然后又向已成为贵妇人的塔吉亚娜乞求爱情。奥涅金的形象是当时俄国贵族青年中的一个典型。这部诗体小说广泛地反映了当时俄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普希金还在中篇小说《上尉的女儿》中,把农民起义的首领普加乔夫写成一个作战英勇、恩怨分明的人。在当时沙皇统治下,这样写农民起义领袖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沙皇政府当然不会放过一个大胆歌颂自由的诗人。经过精心策划,一场阴谋开始实施了。

这天,普希金接到一封侮辱他的言辞恶毒的匿名信。这封信同时又寄给普希金的朋友们。被激怒的普希金为了捍卫自己及妻子的名誉,与制造谣言的坏蛋进行决斗。决斗中普希金不幸中枪,因伤势过重而去世。沙皇政府害怕民众悼念普希金,连消息都不准报纸刊出;还命令宪兵将普希金的灵柩押送出彼得堡。

1837年2月里的一天,北风呼啸,普希金被安葬在米哈伊洛夫斯克村的坟地中。除了孤零零的十字架,连墓碑都没有。但是,俄罗斯人民,乃至世界上爱好自由的人们都将记住他。俄国作家高尔基将他誉为“俄罗斯文学的太阳”。正如他在去世前一年写下的《纪念碑》中自咏的那样:

我将世世代代被人民喜爱,

因为我的诗唤起善良的情感。

在冷酷的时代,我歌颂自由,

并且为那些受苦难的人,呼吁同情。


上一篇超市快不行了,用商业模式后奇迹发生,快速盈利又瞬间开100店

下一篇420家高风险金融机构,是该破产还是被兼并

相关文章:

美食本月排行

美食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