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大溃败背后:狂烧1000亿,商业模式敌不过街头小贩

时间:2019-08-13 08:00:01 来源:360快传 当前位置:牧人的狼 > 家居 > 手机阅读

划重点

  • 股权设计问题其实只是ofo溃败诱因,共享经济违背人性的商业模式设计才是失败的根源。
  • 共享单车的运营效率其实低于过去出租自行车的街头小贩。

正文

从人生巅峰到谷底,小黄车(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只用了四年时间。在巅峰时期,投资机构多到能踏破小黄车总部门槛,戴威被外媒评委40岁以下商业精英,上过胡润百富榜,头顶90后富豪光环。

共享经济大溃败背后:狂烧1000亿,商业模式敌不过街头小贩

戴威的人生如过山车

现在的戴威,由于公司能否如数退还押金已成问题,濒临破产,本人则被限制消费。过山车般的人生经历着实让外界错愕不已。

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在朋友圈罕见发声,认为ofo溃败缘于否决权(veto right)问题: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结果是“啥事都通不过”。

但股权设计问题其实只是ofo溃败诱因,共享经济违背人性的商业模式设计才是失败的根源。缺乏对人性之恶准确的评估,使得共享经济永远难以盈利,竞争力不如街头小贩,唯有依靠机构不断输血(融资)续命,一旦机构撤走资金,小黄车立即休克。

共享经济大溃败背后:狂烧1000亿,商业模式敌不过街头小贩

对于人性,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阐释得非常清楚:“我们每天之所以能够吃上晚饭,不是因为面包师,不是因为屠夫,不是因为酿酒商,他们爱我们,他们的慈善,而是因为他们要自私自利,他们要追求他们的利益。”

不过,要达到斯密所说的“自私可以利他”的理想结果,离不开信用约束。没有信用约束,人性的自私将爆发出人性之恶,奸商当道,渣用户横行,市场最终分崩离析。

共享经济大溃败背后:狂烧1000亿,商业模式敌不过街头小贩

亚当.斯密

在共享单车出现之前,各个城市曾有许多出租自行车的摊位,你交上一笔押金就可以骑走一辆车,归还自行车时,由摊贩对自行车进行检查,如果用户在租赁期间损坏自行车,则扣除相应押金,如果归还的自行车完整无缺,则全额退还用户押金。

在传统自行车租赁行业,有专门的人(摊贩)落实对用户的信用约束。

但共享单车并没有对用户形成有效的信用约束。

用户交上押金,扫二维码骑走自行车,期间出现损坏、丢弃、自用等行为时,公司完全不能掌握。信用约束完全靠用户的自觉行为,一辆共享单车的生死完全取决于用户公德心如何。

无论小黄车们,还是投资小黄车们的风险投资,将人性的考量统统忽略,于是展开的商业模式设计看起来前景无限,共享经济的前景绚丽多彩。

根据公开的资料,ofo的单车成本为399元——750元/辆,摩拜等其它单车的成本在1000元左右,粗略估算每辆单车的成本在800元。

正常使用,每辆单车寿命1500小时左右,按每200小时维护一次,每次维护费平均80元计算,正常寿命周期每辆单车的维护费用为600元。

这样,正常寿命周期内,共享单车的成本大概为1400元/辆左右。

共享单车的收费一般不低于1元/小时,按1500小时使用寿命计算,每辆单车至少可带来100元毛利。考虑到ofo这样的单车平台是甲方,对自行车厂居于强势议价地位,单车采购成本和维护成本(主要是零配件),每辆下降200元——300元压力不大,因此毛利将上升到300——400元/辆,毛利率能达到近30%。

共享经济大溃败背后:狂烧1000亿,商业模式敌不过街头小贩

共享单车的美好未来虚幻如肥皂泡

而且共享单车规模庞大,ofo仅在2016年投放量就达1000万辆,估算毛利总和应该在30亿,加上共享单车还可以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又一个用户入口,未来的想象空间更为广阔。

在虚幻的美景鼓动下,加之先收割市场再收割利润的互联网创业套路,阿里、滴滴、小米等创投大鳄们完全被迷惑住了,ofo因此获得10次融资,总融资额近100亿人民币。2016年争抢投资ofo的场面不亚于求职,一般风投根本进不了门。

然而,一旦人性之恶爆发,共享单车如绚丽的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共享单车发展如日中天的2016年,人为损坏问题开始浮出水面。《共享单车的100种死法》风传网络,单车成为部分人的出气筒,故意损坏、丢弃、私自占用现象层出不穷。

根据网络调查,共享单车的损坏率在30%——40%。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高企的损坏率缩短了维修周期,更使不少单车直接报废,侵吞了大部分毛利率。

同时,高损坏率还推高了共享单车平台运维的人力成本。ofo曾在2016年开始招聘线下运维人员,并计算出每50辆车需配备1名运维人员,按当时投放规模,仅ofo就需要在全国配备3万名运维人员。

共享经济大溃败背后:狂烧1000亿,商业模式敌不过街头小贩

传统自行车出租运营效率高过共享单车

每名运维人员按月收入4000元计算,每年ofo仅运维的人力成本支出就达到14.4亿元人民币左右。如果加上维修的零配件投入,共享单车其实是亏损的。香港共享单车品牌Gobee在2018年2月24日退出法国市场,原因就是人为破坏导致的高损坏率抬高了运维成本,最终使公司走向亏损并无法承受。

ofo与此类似,50辆车配1名运维人员,正常运营需要3万运维人员,这个运营效率其实已经低于过去出租自行车的街头小贩。1名街头小贩管理超过100辆自行车,轻松将出租的自行车的破损率保持在一个很低的水平,还能够盈利。

共享单车们却不能。

如果共享单车像出租自行车的摊贩们那样,用户需要在固定地点租车、还车,并由专门人员检查归还的车况,虽然破损率能控制在正常范围并保证盈利,却失去了便利这一巨大的优势,共享单车将变成传统租车;如果坚持自在用车的便利,又难以防止人性之恶,破损率会达到前面所说的畸高水平,导致运营商难以盈利而亏损。

共享经济大溃败背后:狂烧1000亿,商业模式敌不过街头小贩

共享单车坟场

总之,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难以防范人性之恶,导致破损成本吃掉所有盈利,这正是杀死ofo们的主因,也是投资共享经济的最大风险。可以说,烧掉1000亿的共享经济不是败给了风口消失,而是败给了人性。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图片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即联系删除。

上一篇“亮”出自信,“轻”出自然——奥时尚ASH新品发布会成功召开

下一篇中长发发型刘海这样弄,减龄显气质、时尚优雅、温柔又迷人!

家居本月排行

家居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