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爱情

时间:2019-11-21 08:00:01 来源:中华物流网 当前位置:牧人的狼 > 房产 > 手机阅读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


第181篇原创

文|明玥

今天的文章是我写的小小说,改自一位朋友母亲的真实故事


杯子里的绿茶旋转着沉下去,她看了一眼手腕上许久不带的梅花牌手表——下午两点十分,她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20分钟。

时间还早,她一边酝酿着等会儿要说的话,一边轻轻走向卫生间。

如同将要赴约的少女,又像是即将在大会堂发表演讲的大师,她认真地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用手拢了拢头发,拿出刚买的大红唇膏给涂上,瞬间添了一股生气,或者说,她更想要的——杀气。

还不到五十的她并不显老,岁月在她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痕迹。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若抚平眼角的皱纹,若除去脸颊的斑点……仿佛突然看到了女儿。

是啊,女儿多么像当年的她,一样的天真浪漫,一样的心细如发。

想到这里,忍不住有点生气,如果不是这个小祖宗早恋,她也不需要今天特地来端家长的架子。

女儿明年就要高考了,前段时间,她听人说市里最大的英语辅导机构押题很准。

正好自己的学姐林悦,从中学教师的岗位提早退休后在那里当副校长,于是马上托她给女儿报了名,一放假就让她去参加封闭式辅导。

这下倒好,学了一个月,一向乖巧听话的女儿说不想高考了,想上托福班,“去国外读书”。

眼看着娘儿俩多年前设定好的目标,分分钟就要被颠覆,她气不打一处来,当然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一问吓一跳,女儿句句都是“我们老师说,我英语很好,完全可以去美国上大学”,“我们老师就是在美国读大学,他可以帮我申请学校”……哪来的这么多老师?她不想发火刺激女儿,只好强压住怒气,悄悄跑去问林悦。

原来,女儿口中的这位“老师”,并不是辅导班的专职教师,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美籍华裔男孩子,来这里当助教的。林悦说现在女儿跟他走得很近,像是有情况……

“你们难道不管吗?助教老师和学生都早恋了!”她怒气冲天。林悦也很无奈,“我只是觉得两个孩子走得近,又没确凿的证据说他们早恋,怎么管?”商人重利,她想道。“那这样,礼拜六下午你约这个男孩子到附件茶室,我自己跟他谈。”

女儿是她唯一的希望,当年她和前夫离婚的时候,女儿才八岁,她什么都可以没有,只要女儿的抚养权。

前夫还算厚道,把房子和女儿都给了她,还由着她改了女儿的名字,跟她姓李。

从卫生间回到包间,男孩还没到,她端起茶水,呡了一小口。“这个时候要是家里有个男人就好了,起码用不着我出面来做恶人。”

她忍不住想起前夫,尽管当年离婚是因为他的出轨,可她竟然丝毫没有难过的感觉,风平浪静地接受了,甚至觉得松了一口气。

俩人离得干脆利落,好像双方都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大概是因为,没有真的爱过。”

当年的她,就像现在的女儿一样,长得明眸皓齿,身材苗条,又是国营钢铁厂副厂长的女儿,在那个人人都穿着肥大衣服的年代,她会动手给自己做合身的衣裙,“厂花”的名号不胫而走。

追求者甚众的她,却独爱穷小子周云韬。周云韬父母早逝,为了供养弟弟妹妹,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来钢铁厂打工。

但他肯学肯做,空闲时喜欢去图书馆看书,年纪轻轻就是厂里的业务骨干。

这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她故意制造跟他在图书馆的偶遇,一来二去,两颗年轻的心走到了一起,一有空他就骑车带她去玩。

有一天,她坐在他自行车后座上,他兴奋地说,“你知道吗,柏林墙被推翻了,这个世界要变成一个地球村了!以后,每个人都可以很自由地去各个国家旅游、学习、工作,这是历史性的一天。柏林人民太了不起了,我以后的孩子就要叫‘柏林’,周柏林,哈哈……”“可是生女儿这么办,叫柏林太男孩子气了吧。”

他一踩刹车,回过头来,一双弯弯的眼睛好像点亮的星星,注视着她:“生女儿的话,就叫柏恩,怎么样?恩爱一生。”

她低下头,脸上一抹红晕。

她俩的事,很快传到父母耳朵里。果不其然,他们激励反对,理由很明确:周云韬没上过几天学,虽说工作能力不错但是凭不了职称,将来肯定提拔不上去,没有前途,加上他家庭负担又重,没爹没妈但有弟弟妹妹,难道你要去他家当老妈子?

她一意孤行,照样天天跟着周云韬。

直到有一天,他对她说:“厂里有一个很好的机会,要派人去广州的技术学校学习两年,工资照发,领导说让我去。”“那,你弟弟妹妹呢?”她红了眼圈。“他们可以住校,以后肯定要让他们考大学。我去广州后还可以打工,赚两份钱才够养家……对不起。”

她泪水决堤,却始终没有把那句“那我怎么办”说出口,看样子他已经决定了要去广州。

他走了以后,她按照学校地址常常给他写信,开头半年还有回信,后来就渐渐没了。

父母管得严,她也没法去广州找他。

两年过去,周云韬没有回来。

办公室主任说,广州的学校有了公派出国留学的名额,厂里派去读书的三个人里,只有他考上了。

“这小子脑子活,他一边读书一边做小生意,把弟弟妹妹都接了去,广州那地方遍地是黄金,钱来得快。”临出国前,他托回厂工作的人把两年的工资和辞职信一起带了回来, “这小子以后是要干大事的”。

至此,他们两个彻底失联。

那一年,她28岁,已经是老姑娘,家里安排相亲,她一个都看不上,一副曾经沧海的样子。

拖到30岁,父亲中风,她终于松口,嫁给了追求她多年的邓峰。

邓峰很顾家,婚后承包了一切家务,什么都不让她插手。

但是比起周云韬来,他不爱看书也不会高谈阔论,她总觉得缺了些什么。结婚十年,邓峰出轨,她平静得出人意料。

只有她知道什么发生了,什么没发生。

前年,父亲病重,临终前拉着她的手,“闺女啊,其实当年周云韬去读书,是我让办公室主任安排的,我找他谈过,要他答应去广州后跟你分手,以后都不准回来找你,如果不答应就辞退他……你这孩子心太重了,吃了这么多苦……”她听了,欲哭无泪。

“先生,这边请。”听到门外服务员的话音,她的思绪回到当下。

门打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走进来,“阿姨,您好,我是Mark,听林老师说,您想和我谈谈,我就自己来了,您不介意吧。”眼前这个华裔男孩,一脸阳光,礼貌周全,笑起来眉眼弯弯,目光闪烁。

“我和您的女儿没有超越师生的关系,她很好学,我给了她一些建议,仅此而已,请您不要误会。”他聪明异常,一句话堵住了她准备好的千万句话,滴水不漏。

“可是我希望她留在国内参加高考,请你不要扰乱她的思绪。”

“但人生是她自己的,如果有更好的机会,为什么不让她试一试呢。”……

十几分钟的对话,像是两个时代在对谈,谁也说服不了谁。

她只好说已经打算让女儿回家复习,不去辅导班了,男孩子摊手表示无奈。

离开茶室的时候,男孩子执意要付账,这大概是所谓的绅士风度,她由着他去。

在他刷完卡签字的时候,她用余光瞄了一眼,看到华裔男孩像画符一样慢吞吞签下自己的名字——周柏林。

突然间,她像被电击中了,心脏重重地沉了一下,一股又腥又涩的味道冲到喉咙口,“你爸爸是……”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这句不完整的问话,眼前渐渐模糊。

“哦,忘了介绍,家父是本市人,家母是广州人,他们年轻时一起美国留学,后来一直留在美国生活。我刚毕业,不急着工作,想着先回他的老家看看,这是我的gap year。”

她怎么会没有想到呢,那双仿佛被星星点亮的眼睛,那似曾相识的口气,从美国来到父亲家乡……

出了茶室,男孩子跟她告别。她脑袋嗡嗡作响,跌跌撞撞回到家里,女儿早就恭恭敬敬地等着了。

对于他们今天的会面,女儿不会不知。

她进了门,一语不发,失魂落魄的样子大概吓到了女儿, “妈妈对不起,我不去上辅导班了,我一定好好复习高考……妈妈,你没事吧。”她看着女儿,不知不觉间,女儿已经是大姑娘了。

这些年来,自己竟然活成了当年父母的样子,一厢情愿地把她当个孩子,要绑住她。

女儿这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还不及当年的她。

良久,她缓慢而坚定说:“你已经长大了,任何事情,只要你再勇敢一点,就没有谁能拦得住。记住这一点,李柏恩。”

【the end】


人间很值得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见小曰明 

上一篇大众I.D.Buggy 梦想中的电动沙丘车

下一篇剧中很“开放”,内心却很沉闷内向,女演员都很感谢他

相关文章:

房产本月排行

房产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