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翻史料,看看这位齐2代干的事儿,不得不说,这是位被低估了的皇帝

时间:2019-09-05 08:00:01 来源:大苏网 当前位置:牧人的狼 > 房产 > 手机阅读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齐武时代(2)

老实说,如果不是写《南北朝》,在下之前根本不知道萧赜是何许人也(我估计很多人跟我一样);但是翻翻史料,看看这位齐二代干的事儿,不得不说,这是一位被低估了的皇帝。

比如,他这次派出骁骑将军刘缵、前将军张谟出使北魏;一番运作下来,硬是奠定了魏齐双方十余年的和平基础(“建元之初,胡尘犯塞;永明之始,复结通和,十余年间,边候且息”。);给南齐发展国力创造了很有利的外部环境。

这里边儿值得一说的,是萧赜派出的刘缵、刘大使。

翻翻史料,看看这位齐2代干的事儿,不得不说,这是位被低估了的皇帝

人这刘大使牛到什么程度,估计很多人都想不到;也不知道刘缵使了什么手段,最后居然把寡居后宫的冯姐姐给泡到手了。

深入敌后、扬我国威,你不服能行?!

冯姐姐一“搞定”,北魏的对外政策自然也从敌对变成了手拉手好朋友;由此,南齐北方的形势日趋稳定。

有了听话的领导班子,再加上外部环境稳定;萧赜开始在国内推行新政,史称“永明之治”。

具体的措施——

一是缓和社会矛盾。萧赜在位期间,他多次实施大赦,如永明元年三月戊寅诏书对各地在押犯无论罪行轻重,全部释放;三年一月,实施大赦,京师三百里以内的罪犯降一等处罚。

这里边儿很给萧赜赚足口碑的,是他给他粑粑萧道成的政敌袁粲、刘秉、沈攸之和刘景素等人从政治上平了反。

这种事儿,萧道成肯定不会干;给他们平反不就是把自己给否定了;但是到了萧赜手里,这事儿干得。所以萧赜慷慨一下,于永明元年(公元483年)的4月,萧赜下诏,为袁粲、刘秉、沈攸之和刘景素等人平反,诏书称这些人“虽末节不终,而始诚可录。”

二是关心百姓疾苦。萧赜几次三番下诏,要有关部门放粮,赈恤贫苦百姓,凡是遭了水灾的百姓,政府都会拨款进行救济,同时减免租税。

三是鼓励农业生产。永明三年(公元485年)1月,萧赜下诏要求各地地方官要重视农业生产,奖勤罚懒,对于努力耕作的,要予以表彰;而且萧赜以身作则,亲自跑到自己的责任田里耕作了一番;在现场办公会上,萧赜要求手下官员对那些努力耕作的农民,要给予爵位。

天子耕作,虽说是作秀;但至少也是正能量。

这几件事一干,百姓安居乐业,南齐的国力明显上升。

稳定了社会,解决了温饱;接下来,萧赜又抓了两件事儿。

其一是重视刑狱。在萧赜在位期间,他曾多次下诏对国家司法体系要求透明,案件要快审快结,杜绝草菅人命;为了表示重视,萧赜亲自听取案件审理,以加强监督。

其二,宣倡礼教。物质文明有了,精神文明也得跟上;萧赜下诏全国各地要广建学堂,移风易俗;并且对外宣布,南齐以孝治天下,国子学主打课程《孝经》,萧赜亲临学堂听讲。

总结的说吧,萧赜干的不错,在他主导下,永明年间,南齐的百姓还是安安稳稳的过了几年好日子。

翻翻史料,看看这位齐2代干的事儿,不得不说,这是位被低估了的皇帝

忙活完别人家的事,萧赜开始替自己操心了——

简单的说,就一句话,谁会威胁到自己这一脉。

萧赜的儿子们虽然比不上他粑粑的数量;但也不少,有16个,其中早夭了四个。其他12个儿子,年级最大的萧长懋是现任太子,萧赜继位时他26岁,最小的萧子贞只有3岁。

萧长懋跟萧赜一样,出生的早,因此老早就被他爷爷提起来做官了;多年的历练,萧长懋练出一身好本事。

萧赜的次子萧子良,跟萧长懋就差1岁;不过他跟他哥萧长懋不一样,这是个文艺青年,不喜欢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他最喜欢干的,是组织文学沙龙。

萧子良本人是皇子,而且文学水平也很高;他组织的趴体,来的人自然是趋之若鹜;其中有八个人最是出类拔萃,时人称之为八友。

萧赜其他的儿子,这会儿还小,涉世未深。

那么,在萧赜心里,谁会威胁到他,或者他的这些儿子们呢?

答:萧赜的弟弟们。

至少萧赜是这么认为的。

萧道成在临终之前,曾经嘱咐过萧赜,咱家能取宋代之,就是因为宋朝的皇族骨肉残杀,你以后可千万要善待家里人,不要重蹈老刘家的覆辙。

当时萧赜表面上点头称是,但是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从登上皇位那一刻起,他的想法就变了,看那些弟弟们的眼神儿里,多了几分挑剔——

二弟萧嶷,还不错;自从老爹去世,他从来也没有表现出要挑战萧赜的意思;恩,可以暂时放放。老三萧映,此刻出镇外藩,倒也安分。

老四萧晃,靠,就拿他开刀。

翻翻史料,看看这位齐2代干的事儿,不得不说,这是位被低估了的皇帝

为啥是他?

萧晃,爵封长沙王,性格张扬,勇武好胜;是萧赜几个年长的弟弟中最得萧道成宠的一个。萧道成死前特意交代,要萧赜关照萧晃。但要说一句的是,萧赜可并不喜欢他这四弟。既然老爹临终有话,萧赜至少在面子上得过的去;因此只要萧晃不出大格儿,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太难为萧晃。

但是在内心里,萧赜始终视萧晃为眼中钉。

可巧儿,萧晃自己把小辫子送来了。

怎么回事儿呢;萧赜为了历练自己的娃,或者说也是巩固自己这一系的地位;下诏封萧子良从南徐州刺史任上迁任南兖州刺史,同时升萧晃为使持节、都督南徐兖二州诸军事。

照例,升了官儿的萧晃要进京述职兼谢恩;没想到这一趟差,出事儿了。

萧晃带了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卫士大摇大摆的回了京;按当时的制度,亲王在京师的时候,身边儿的侍卫不能超过一个排(“诸王在京都,唯置捉刀左右四十人。”);得到报告后萧赜大发雷霆,下令有司,把萧晃的这个警卫营堵在城门口,一律缴械,人抓起来,武器全部扔进长江;“主犯”萧晃交廷尉议处。

皇上表态了,廷尉还能怎么议?这摆明就是要收拾萧晃了。

二哥萧嶷赶紧进宫来找大哥,泪流满面的给萧赜磕头,哀求大哥,臣知道白象(萧晃小名儿)这次罪过不轻,按国法论,足够杀头的。臣弟只求陛下念着先帝当年托付白象之情,好歹给他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言之凿凿,入情入理;萧嶷把他大哥的心哭软了;最后饶了萧晃。不过这位萧四爷虽然躲过了一场杀身大祸,但从此政治生命算是结束了,到他死,在南齐朝廷里担任的都是一些虚职;永明八年,萧晃“薨,年三十一”。

整倒了萧晃,下一个被萧赜拎出来一顿蹂躏的是老五武陵王萧晔。

翻翻史料,看看这位齐2代干的事儿,不得不说,这是位被低估了的皇帝

萧晔有点儿像谁呢,像谢超宗的爷爷谢灵运;有文采,无政材;而且为人极不老成。

跟谢灵运一样,萧晔并不觉着自己诗词歌赋写的好,反倒脚着自己不含糊,封王自不必说,拜相肯定也是手拿把掐。可是等老爹萧道成西游,大哥萧赜继位后,萧晔非但没能入阁,反而被大哥一脚从朝廷给踢出去,调到外藩就职去了。

这让萧晔很是恼火,您想,文人嘛,张开嘴就能看见地,属于一根肠子通到底的那路货;这待遇哪能行,于是萧晔每次喝酒,必喝醉,每次喝醉都要跟人说他爹尸骨未寒他大哥就开始虐待他。

这些闲言碎语传到萧赜耳朵里,后者也就越发讨厌这个嘴上没个把门儿的缺心眼儿弟弟。

皇上大哥看不上自己,萧晔不说检讨一下自己个儿的行为;反而觉得大哥有病。

哥俩儿之间的疙瘩也就越拧越深。

有一次,萧赜借萧嶷的地方(“东田”)设家宴,叫弟弟们都过来吃饭;因为他膈应萧晔,谁都叫了,唯独没叫萧老五。

做为二地主的萧嶷觉得这不太好,磨磨唧唧的劝萧赜,大家都来了,老五不来说不过去啊!

萧嶷说话了,萧赜多少得给点儿面子,于是派人把萧晔叫来了。都来了,开喝呗,酒过三巡,这位五爷可就多了;光喝酒没啥意思,萧赜提议,挂点儿彩玩儿射箭的游戏;轮到萧晔的时候,萧五爷每箭必中。借着酒劲儿,萧晔放出狂话了,得意洋洋的跟弟兄们大呼小叫,怎么样,看我这个;你们都不行!

他可就忘了,他说你们都不行的时候,边儿上还坐着皇上呢!他这一嗓子,把萧赜也扫进去了。

男人怎么可以被别人说不行呢?萧赜那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上神色甚怪”)。

看大哥不爽,萧嶷赶紧打圆场,陛下别听老五胡嘞,他平时箭术臭的不要不要的,今儿是托了陛下的福,走狗屎运而已。这才把尴尬的场面遮过去。

萧晔本来就不讨萧赜的喜欢,再加上这几次的胡闹,萧赜干脆把老五晾到了一边儿了;萧晔更有意思,为了表达不满;他给自己的后园小山起名叫首阳山;懂历史的应该知道,伯夷、叔齐最后是在首阳山饿死的,萧晔这么干,意思大家都清楚,就是拐弯抹角的骂萧赜‘无道’。

他这么干,自然没有好果子吃;也多亏萧嶷在中间斡旋,萧赜才没宰了他,最后萧晔跟萧晃一样,在政治上被打入冷宫。

连续整肃了两位亲王;其他宗室不敢再有炸翅儿行为;当然,这也得客观的说一句,总体来说,截止这一代,萧齐宗室们的素质,是要比刘宋要强的;看看刘宋从刘义隆以后的那些宗室,都是什么玩意儿?有时候想想,真替刘裕悲哀!

再看看萧道成的儿子们,萧赜不用说,算得上有道明君;萧嶷,长的帅就不说了;更重要的是很识大体,在宗室里来回斡旋,尽量保全弟弟们。

还有就是接下来要出场的这位,即将出任南齐益州刺史、督益宁二州军事的始兴王的萧鉴。

翻翻史料,看看这位齐2代干的事儿,不得不说,这是位被低估了的皇帝

萧鉴,萧道成的老十,公元471年生人,被萧赜封为益州刺史时,年仅14岁。

不得不说萧赜胆儿是真大;他派萧鉴上任的时候,益州刚爆发了一场少数民族叛乱;这场叛乱的叛军主力虽说最后被齐军干废了,但遍地都是不稳定因素。

萧鉴进四川的时候,少数民族们基本上都消停了,不过还有一些趁火打劫的土匪四处兴风作浪;这里边儿实力最强的是一个唤作韩武的强盗头子。这货开始的时候手下只有几十个人,但蜀中大乱,这货趁机开山立柜,拉起了场子;七弄八弄的,最后竟然聚起了几千人,占据了绵阳开始梁山泊的勾当,四处烧杀抢掠,把周边的郡县搅合的鸡犬不宁。

等萧鉴入川的时候,这韩武也不知道是良心发现了,还是怎么着了;突然派出代表跑到萧鉴的行在表示愿意投降。

土匪头子想被招安,萧鉴手下的官员觉得这事儿想想就不靠谱儿,便纷纷劝萧鉴干脆来个斩草除根,干了韩武。

没想到,萧鉴想了想,一摆手,同志哥,不行啊!

萧鉴说,川中大乱初定,很多人都惧怕朝廷秋后算账,现在韩武主动降我,如果把他杀了,那其他观望的人就会觉得朝廷连投降的都杀,更会下决心跟我们死磕;况且杀了韩武,他手下的人肯定作鸟兽散,一旦这帮人跑的到处都是,白天为民,夜里为匪,咱们平定起来不仅成本增加,难度也要大很多。

于是萧鉴下令,准许韩武投降。果然如萧鉴所想,四川各处拿捏不准朝廷啥态度的大小草头王们一看韩武都没事了,立刻归顺朝廷,动荡不安的川中局势得到了稳定。

14岁的娃,显现出来的是与其年纪极其不匹配的成熟;萧道成在天有灵,应该捻须而笑了。

各地的毛贼因为萧鉴的宽容,放下了刀枪;萧鉴便准备进入成都接替原益州刺史陈显达,这会儿,又出了个小岔子;萧鉴走到离距成都不远的新城,突然有人来报,成都城里到处在传,陈显达不肯接受调令,正在调动军队准备对抗朝廷。

萧鉴一惊,啥情况?他赶紧打发手下典签张昙皙进成都探探虚实。

张昙皙前脚刚走,门房儿来报,陈显达部将郭安明和朱公恩求见;嘿,这是诓咱进城吗?

萧鉴手下觉得非常时期,宁信其有,还是拿下二人,武力解决陈显达;这样一劳永逸。萧鉴不同意,陈显达是高皇帝手里就使唤的干将,现在天下太平,他刚镇压了川中叛乱,在四川没有群众基础,这会儿他想自立可能性不大;再等等,看张昙皙回来怎么说,如果陈显达真有什么三心二意,到时候再武力解决也不迟。

过了两天,张昙皙回来禀告萧鉴,谣言,都是谣言;人陈显达没那意思,他现在已经把家眷都送出城了,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您进城办理交接手续呢。

萧鉴一听一颗心落回肚子里,得,走吧;众人出发进入成都。

风风光光的送走了陈显达,萧鉴开始了封疆大吏的政治生涯;史书记载,萧鉴主政益州,宽严得当,杜绝奢靡,深得蜀人敬爱;而且本着战略高度,萧鉴的统战工作做得也很出色;川中少数民族至此也少有叛乱。

就这么着,萧赜在弟弟们的鼎力支持下,度过了刚当上皇帝的那段试用期。老实说,他干的不错,外交上,尽量跟北魏和平共处,不轻动刀兵;在内政,创造宽松环境,减轻百姓负担。南齐的国势为之一振。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是乱世,就总会有些心怀叵测之徒想要浑水摸鱼。

这不,就在萧赜埋头儿搞他的永明之治时,一个莫名其妙的货,揭竿而起了;打破了魏齐两国平静多时的边界。

上一篇央视财经调查:产销双降,造纸、包装行业如何挺过寒冬

下一篇搞笑:非常严格的妈妈

房产本月排行

房产精选